再定行止

再定行止

出發前當然會期待,但在歸途上我通常比出發還興奮。 是因爲知道有美好的生活和人在等我吧。 回家後把底片拿去沖洗,也訂了十多篇遊記要寫。 見不完的朋友;廣闊的山野;深奧的珈琲,然後樂而忘返得連更新也沒有了。 最近在想接下來的新工作,想法太多,希望也能隨遇而安。 以後還請大家多多指教。 No place like home.    

仁者樂山

仁者樂山

山岳救援在香港應否收費? 要在今日香港的山野群組討論此題目,相信反應一定相當熱烈,雖然我對此話題興趣不大,但當中某些論點卻是一直想表達的,而且討論也不是壞事,為免討論起來混亂非常,在此先整理和表達本人意見和立場。 首先希望大家分析並了解題目,無謂浪費大家時間作場外點票。「山岳救援」指的是山上,郊野的意外救援行動,和「打風去西環睇浪」無直接關係,但我認為滑浪等活動也可以一拼討論。「香港」指香港特別行政區。「應否」基本上是二元對立,但立場應該有理有據,此乃文章作答而非選擇題。「收費」看似簡單直接,但可以細分為「如何收費」「象徵式收費」等立場和論點。 為什麼要收費?在引經據典說外國也有救援收費之前,請想一想為什麼外國要有收費制度。一句「外國都有」是站不住腳的,外國也有完善的回收制度,海水淡化廠,公投制,死刑,同性婚姻,那能成為香港要執行以上種種的理由嗎?我認為提議收費的原意有兩個:「補貼開支」和「起阻嚇作用」。 補貼開支 超級美洲豹直升機出動每小時成本約4.5萬元,但人力物力,專業救援技術,什至乎救援人員的性命和人生安全是不能用錢衡量的。所以我認為收費以補貼開支說不過去,尤其是在一個用過千億興建效益成疑的高鐵,但醫療開支卻要削減的國際都市。市民會覺得收費合理,是因爲大眾覺得教援用的是公帑,是納稅人的錢,他們覺得不公平。但同一道理,我小時候就有想過了,老師說交稅是因為社會人人有份,晚上有街燈也是因為有市民納稅,如是說,我晚上不會出門,我可以說拿我的錢去交電費不公平嗎? 再者,現在救援是不收費的,也有出現「條命係我自己嘅」這種自私的行為和言論,想像一下當一切收費化後,這種態度會有何種變化?相信了解香港消費文化的各位心裏有數,在「俾左錢大撚晒」的思維下,只會苦了救援人員,用金錢去衡量生命,是非常不文明的。 起阻嚇作用 我聽過朋友拿膠袋稅來比喻,他認為五毫可以阻止大量香港人拿取膠袋,那收費就可以減少意外發生。我認為這個比喻有點概念滑轉,首先,要減少意外有很多方法,往後詳述。整個過程可分為三個步驟:進行戶外活動,發生意外,求救並進行救援。如果拿膠袋稅來比喻,那收費有機會阻止的,只是求救那部分,因為首先進行活動的人(少量)只會假設有意外發生,而不會預設自己一定發生意外吧,所以有人會因為當意外發生時要收費而不進行戶外活動嗎?最後阻嚇到的,只有發生意外時立刻求救的決定,更不要說有經濟困難的人會不敢求助了。 那為什麼明知有危險還要去呢?老掉牙的命題,我相信只有習慣了安逸,並為自己的不思進取而沾沾自喜的人,才會問這種愚蠢的問題。吸煙很健康嗎?飲酒可以強身健體?過馬路危險嗎?駕駛真的萬無一失?同一概念我可以問上百個問題,都是我們日常生活明知有危險卻天天在做的事。 登山意外會危及救援人員的安全。但吸煙會直接或間接導致接近半數吸煙人士死亡,每年有超過12%即約89萬人因二手煙而死亡。發生交通意外時,公路上的救援人員是極度危險的。駕駛死亡率比登山死亡率要高。那為什麼明知危險還要做? 再次重申,我對救援人員抱萬二分尊敬和尊重,我認為救援工作單靠薪金是支持不了的,拯救生命是最高尚的行為,這種工作沒有同理心是做不來的。當意外發生,得到救助並不是理所當然,更不應該因為救援制度而忽略了風險,或成為不自量力的理由。 戶外活動其實分分秒秒也有人在進行,但當意料之外的「意外」發生時,大眾視野很窄,便只看到意外的部分。有說寒蟲不可語冰,大家視野不同,因為登山者和不會登山的人是兩種人。雖然我說是「兩」種人,但人性和習慣之複雜絕不是簡單的二元,所以我就闡述個大概分別好了。 這些例子是我由自己和一些不會接觸戶外活動的朋友的特質,和我們的經驗而推論出來的。首先,我對一個地方譬如大東山的認知,從我未爬過大東山前找來的資料,知道山的地理資訊,到不同路線的大約難度參考,再到自己爬過不同路線,經歷過不同天氣的大東山後,有著由淺入深的不同認知和經驗。而他,從來沒有爬過大東山,但他可以從不同的渠道了解山的資訊和意外的新聞。有點像我們就算沒有到過埃及,但都知道有金字塔。他對戶外裝備和登山完全沒有興趣,更不要說戶外知識了。這種情況下,要他了解「為什麼要爬大東山」是非常困難的,因為爬大東山對他一點意義也沒有。當有人下雨天爬大東山發生意外,他能夠將爬山的因,與這意料之外的果,整合起來批判嗎?最後,他就只會覺得下雨不應該行山,但其實他根本找不到理由要行山。 我想提出的是,山岳救援牽涉到社會利益,就是「啲錢大家都有份」,所以我認為一般大眾普遍都認為收費可行,因為兩種人的分別,所以他們看不到以上的論點,他們真的覺得收費可以起阻嚇作用。而最先令大眾著眼的當然是錢,他們覺得救人用了他們的錢,而他們不了解為什麼被救者要進行他們認為「沒有必要的危險活動」,所以大眾有利益受損的感覺很正常。 社會上沒有人是孤島,我所交的稅會為用作興建我不會使用的基建,會支付別家孩子的教育。如果每個人都要求自己的錢用在自己身上;每個人都只從自身利益出發去考慮;每個人都因為錢而拒絕思考;每個人都只看到自己想看的角度,那根本沒有民主可言,這正是現在的香港,很簡單,看看那班每次因為柴米油鹽,而投票給自己根本不理解的議員的老人家就明白了。 戶外活動對每個人來說意義不同,同上,沒有興趣的人是很難理解的,但如果在社會意義上呢?我認為戶外活動除了強化人民的身心志之外,還代表著人類的某些精神,例如求知,冒險,探索,發掘。人類沒有了這些精神會如何?不用我花篇幅說明吧,你會覺得是新大陸發現哥倫布的?還是蘋果電腦發明喬布斯?地球本來就沒有我們的「城市」,她本來就是「戶外」地方,是我們興建城市後把外在的地方稱之為戶外而已。 孔子說「知者樂水 仁者樂山」。既然山不離水,水亦不離山,理想的人格應該與山水有所聯繫,而山水間亦是人類尋找和提升自我的其中一個地方,是我們學習的對象,而這些地方和過程是和危險密不可分的,所謂「難能可貴」,我認為風險和收穫是分不開的。 最近在網上看到一段外國的越野跑比賽片段,果然也有人留言道「如果座山係你嘅,你想點跑都得」。他擔心越野跑會影響其他登山人士,什至把其他人撞落山,當然,凡事都有可能,不能說他的擔心沒有道理。只是,他的觀點完全可以用來反駁他自己,因為「如果座山係你嘅,你想點唔俾我跑都得」,而因為山是大家的,所以這些論調都只是空談。…

一葉孤舟

一葉孤舟

碧綠的潭水不算清澈,但深淺中帶點靈性且神秘。漂浮到池中央,深深吸一口氣,身體後傾,像有一股力量使人浮起。面部離開水面了,放心張開眼睛,綠葉組成的相框,蜻蜓在相中畫上線條。 說話容易,有多少能夠兌現。世界多麼荒謬,但路還是要走。走在澗道上,路不止一兩條,同一條路,要怎樣走也千變萬化。貌似安全的卻暗藏危機,嶙峋崎嶇的卻險而不危,世事何曾是絕對?兩岸猿聲啼不住,人兒何嘗不是一葉孤舟,逆水而行。 半日的溯溪而行,從水盡處起始,不消片刻彷彿身陷深山中,逃離現實是多麼容易,但憑欄回首卻見高樓,有如猛獸窮追不捨。不問世事,任性地耍玩半天,在急促的日子中,何不當成是冠冕堂皇的出走,高尚還是平淡,不論矣。如夢初醒,回到現實中,一切如常。 今宵剩把銀釭照 猶恐相逢是夢中 20170913

蛇鹿魚 貳

蛇鹿魚 貳

. 簡單遊記一則 去年年尾的事了,後記寫在遊記簿,現在才打出來。十月初去了趟台東,暴雨連連,活動只有食和訓,就當是寫意地養傷。月尾約了夜入西貢露營,他們沒有登過蚺蛇,所以決定走一次蛇鹿魚。中環下班,一起到旺角晚餐再乘小巴到西貢,晚了只能乘的士到北潭坳,司機很有趣,一如既往很奇怪有人晚上遠足,他問我們是否去爬羅文那座山,我百思不得其解,原來他意指獅子山,有趣。 十點多才起步,懶洋洋地走著,如常地在赤徑把水袋裝滿,八月的暴雨和山泥傾瀉後,西貢的山路也在修復中,頭燈照著腳下的浮沙碎石,碎步碎步地爬上這片體鱗傷的山體,凌晨一點多我們才爬到山頂,懶洋洋地。喝了些啤酒,霧氣下也沒什麼夜景,吹吹水便爬進帳篷。 清晨六時許,鬧鐘加上看日出的人們,我探頭出營外看看,似乎幸運地遇上美麗的日出。緊急用的超輕量帳篷太細小,單是坐走來整理裝備,單層面料上的倒汗水已全弄到我身上,但得到的好處是無可抗拒的重量,走起來的輕鬆自在,自己取個平衡點吧,裝備是很個人的。日出加上雲霧,帶點冷但感動。只睡了三小時,朋友說回營繼續睡,日出後太熱我睡不了,坐到一旁看風景,沖了珈琲和脫水飯,簡單但滿足,因為有美景作伴。 太陽升得更高,手機勉強拍下了美麗的日暈,收拾好裝備,原路折返赤徑,十月還是很熱,跳進北坑令人感到幸福,有山有水,夫復何求。沿鹿湖到秋楓澗,十月正午的山徑不算特別熱,但到馬路前還是入澗再浸浸,沒有陽光下顯得有點陰涼,太陽也差不多下山了吧。日落前回到市區,只睡了三小時人卻很精神,但這種亢奮回到市區就失效了。 20170908 字

浪花非花

浪花非花

簡單遊記一則。 經歷兩個颱風後,就在日本友人離開香港前一天,抬頭是藍天白雲,吹著東北風。起床望著窗外的景,心想真是帶他們遊四灣的好日子,就算市集因颱風而中途取消,今天也算是個安慰獎,安之若命嘛。 與他們在彩虹地鐵站碰面,有一段時間沒有剩彩虹的小巴入西貢了,我一般也去坑口。一行十三人,小巴要分兩班了,我跟他們說今天能體驗香港四種交通工具。太陽透過玻璃窗曬進來,還未到西貢已經汗流浹背。集合後來到巴士總站,告示牌說因爲塌樹,巴士只能到北潭涌,要改乘小巴?的士?一翻討論和格價後決定包船到鹹田再走路到西灣回程。 坐船頭的朋友尖叫著,浪花一縱即逝,望著左手面的石柱群,就像在看外國的紀錄片一樣,忽然想起今年還沒有綑邊和扒艇。有海上繞了一個大彎後,船倒駛進美麗的鹹田灣,脫鞋走進士多,發現橋又斷了。在士多慢慢地吃著西多士,朋友之後在沙灘開了天幕,有的跳進海中游水,有的跟我到大灣走走。灘上都是颱風吹上岸的海洋垃圾,但對比我們投進大海的,實在是少得很。 沿山腰石屎路走往西灣,抬頭是藍天碧海,腳邊卻是一個個膠樽。拾起一個,兩個都放進背包的外袋,再往前走,膠樽越來越多,背包沒位置了,就拿出本來用作防水的大垃圾袋。日本朋友看見了也出手幫助,我有點不好意思,因為我是帶你們來看看香港美麗的一面的,但如果我對這些垃圾視而不見,那這片地方就不再美麗了。 西灣的沙灘海岸依舊美麗,近岸有人在玩 SUP 跟獨木舟,我們走到四疊潭浸浸淡水,還是很多人很熱鬧,跳水的人一個接一個,心想今年也沒有怎麼溯澗。走回沙灘集合,因為朋友要到旺角晚餐,也有今晚回日本的,所以我們約了船家四時半,本來打算走路來回鹹田的我沒有帶拖鞋,今天來回脫了數十次鞋。斜陽很刺眼,石柱跟海蝕洞這次出現在右手面,火紅的不停向後移,風很大,頭髮黏黏的,不知不覺間又累了。 20170829

上山下海

上山下海

. 簡單遊記一則。 週末的兩天假期,腳踝繼續不能跑,離比賽只剩下個半月,心中卻沒有太多焦急和怨天尤人,不徐不疾的心境,也許正是長途賽需要的。相約下班的友人在西貢等,乘上駛經北潭坳的尾班九十四號。亮起頭燈整裝待發,沿著石屎路慢慢走吹著水來到公廁,把水袋裝滿,背起重重的背包,跟著呼吸的節奏走上斜,頭燈照亮一條水蛇橫過山路,與世無爭地。 這夜月月朗星稀靜謐無風,把這八個字打了上臉書,吹著水,喝了兩罐凍飲,半小時後才懶洋洋地架起帳篷,夏天就這種態度,跟秋冬完全相反。吹著微風坐下來,眼見啤酒不夠凍,就把原本用來沖珈琲的冰用光了。 把帳篷兩邊的門都打開了,整晚都空氣流通,日出前還有點冷,夏天海邊的山坳露營,算是非常滿意了。早上醒來就聽到黃牛在旁邊吃草,想起們被政策和試驗計劃搞得家不成家,看著一家大小的牛群,心中有點忿怒。頭上幾片灰雲未能完美遮擋陽光,張開半張銀色天幕,躲在陰影中沖珈琲和吃早餐。吃飽再慢條斯理地收拾起來,假日心情嘛。 來到分岔路,左轉藍天碧海,右轉山澗清潭,人生充滿抉擇。又是石屎下坡路,士多來支五花茶,可樂雪起來留待沙灘享用。簡單士多枱櫈,有山有海有電視,心想真是生活的好地方。前後兩條路也可以走到海灘,選擇了向前走,穿過澤地旁的林蔭小徑,山路慢慢轉成沙地,頭頂由樹蔭變成烈日當空,我們來到了西貢最長的沙灘。 一塊銀色天幕和銀傘是香港夏日出走必備,看到有山友在沙灘露營,真是佩服不已。游水浮潛,餓了就吃個脫水飯,待正午海水都變暖了,躲回天幕下飲罐冰凍可樂,夫復何求。原路走到安記士多,朋友很喜歡這裏,但我還因為幾年前夜行時他罵我夜晚不要行山而懷恨在心,餐廳環境倒是非常不錯,其實我不記仇,只是好記性。 在士多吃過西多士跟凍檸樂,也休息夠了,是時候起程。走過同一個山坳來到碼頭,全身都濕透了,真想跳進海裏一解暑氣。大飛姐姐堅持五十蚊位,我們當然堅持拒絕,等了十分鐘她也妥協了,說反正要回黃石。巴士站旁的山水依舊清涼無比,洗個面換了件衫,重生的感覺。朋友說像去了趟旅行,不誇張,只要心態許可,長洲一日遊也是旅遊呀。用生活的心態去旅行,用旅行的心境生活,有興趣試試,十分有效,下班回家不要老是走同一條路線呀。  

自己書展自己救

自己書展自己救

書展剛完,好幾年沒去了,不喜歡太多人的地方,更討厭上千人迫在天橋上排隊。適逢這年半的工作悠閒,讀書空間多,速度也大增,也就有閒情留意一下書展有什麼書好買。一輪研究後發現也有六本新書有興趣,本著省下百幾二百的心情,先在官網看了地圖,定好出版社和書店的順序,並決定在理論上比較少人的頭一日夜晚入場,最後幸運地極速完成任務,而且會場並不多人,買得還算舒服。 今個星期我發現,不止一次在討論區和群組有人批評去書展的人是蝗蟲,觀點不外乎是指去書展的人貪小便宜,這種觀點太過膚淺,沒有意見,存而不論,反正很多到最後刪帖了事。但今天有媒體報導書展後的浪費情況,很多朋友也有轉載,本來覺得這種報導就像揭露餐廳浪費食物一樣,多少可以引起公眾關注和討論,有望提高環保意識之餘,如果有可能給官方一點壓力,以加強對參展商處理剩餘物資手法的規管,真是想起也覺得地球有救,來生不用做樹,自己書展自己救。正想轉發之際,發現有朋友轉發的觀點出乎我意料,簡直有種被當成罪魁禍首的感覺。 他是指名道姓給香港年青人的,指公共圖書館有很多好書,不要去書展浪費時間。我無意自認年青了,但作為一個會去圖書館也有去書展的人,心裏就是覺得他把那些浪費怪到我身上,想了一個下午,還是要不吐不快。因為就他短短兩句「寄語」中,我覺得那些因果和邏輯絕對說不通。 首先,如果他覺得會造成浪費是因為有人去書展,這點我是不認同的,你可能覺得他沒有錯,因為沒有人去書展就不會有參展商,自然不會有浪費出現。但如果這種道理說得通,那如果沒有宇宙大爆炸,又或者上帝沒有用六個階段創造世界,那就不會有書展,不會造成浪費了。我們能說這是你所信仰的造物主的錯嗎?又,如果用同樣的邏輯看待他那圖書館理論,每位年青人都去公共圖書館借書而不用到書展浪費時間,先假設圖書館會有足夠數量的相同書籍給每位到書展的人,那麼圖書館本身就是一個書展了,如果年青人輪流借閱呢?有夠環保了,但這麼少的發行量是沒有出版社可以生存的,最後會變成沒有出版社出書的情況,也許我們可以回到像日本浮世草子以前的時代,一切出版以手抄為主。 我是一個會去中央圖書館的人,但我不會借書,因為我讀書一定會做記號,所以我一定會買書,而我去圖書館是因為中央頂樓的非外借大型書籍,那些攝影集我看得津津有味。而書展,如果說展後的浪費是共業,我不反對,但最錯在誰?我認為最直接就錯在參展商,那些因為運送成本比來貨成本高,繼而決定棄置會場的參展商。繼而呢?錯在資本市場?消費主義?市民?年青人?我自己。我就認為印刷我喜歡以外的書籍都是浪費,可惜我不是全世界,總不能限制別人讀什麼書。拒絕一切購物袋和贈品是我想到最折衷的個人做法。 香港人總是喜歡跳過一些重點來作出批評,要不用些偷換概念反駁和保護自己,最後往往令官僚又或是商人、發展商得益。看不清敵人,自相殘殺,出賣,搵自己人笨柒,這些民族性並不值得自豪。寫到最後,看一看那位朋友更新臉書道:「多一點關懷,小一點猜忌。」(應該用「少」一點猜忌,但我原文轉載無辦法。) You made my day . 20170727

山陽山陰

山陽山陰

山海字遊行 之 壹 山由哪些部分組成?在山中,又能從哪些部分最能感受山呢?有次走在山脊上,心裏在想這條問題。直到山藝老師要求我們清晰地解釋一次山在地形表達上的名字,我才頭一次認真地處理這些在腦中多年的詞彙,嘗試為她們的定義作出整理。眼見此念頭是走在山脊時冒出,就先從山脊開始,雖然我喜歡山的所有部分,但走在山脊上容易感受到天氣的分別,四季的風景,爬坡下坡也清楚分明,山脊可以說是我最喜愛的「部位」。 何謂山脊?「說文解字」說到 : 「岡 ,山骨也。从山网聲。古郎切。」「四聲篇海」: 「岡,古朗切,山脊也,俗作崗。」回到現代一點,維基百科寫著:「山脊好像動物的脊骨有一條突出的線條,故名。」而山藝老師有一個我認為非常爽朗直接的形容:「山峰和山峰之間,畫一條線。」山男爽朗,今昔依舊,還是這樣形容最直接。 走在山脊上,隨了因為比四周圍高,周遭風景盡收眼底之外,有沒有留意到,山脊兩旁有什麼分別?記得多年前有次走在北大刀刃,日落把山的一邊染成一片紅色,而另一邊則暗淡無光。那個畫面沒有很深刻地記住,直到另一次在狗牙嶺回頭一望,看見雲霧鎖在山脊的一邊,而對岸則是清晰無比。原來山脊作為大自然的分界線,能如此輕易地把山分成兩個世界。 偶爾在林超英先生的書中讀到山陽山陰的古代概念,過去看過的風景和現象彷彿通通連貫起來,再到網上找找資料,一發不可收拾。第一次見到山陽山陰這組字,不是在書中而是在日本,幾年前用「青春十八」火車票遊日,坐過山陽本線,好奇之下發現有陽也有陰,但好奇心到這個位置就停下了,也許當時還有更有趣的事放在眼前。 說文解字:「陰,暗也;水之南,山之北也。」山水之陰陽,有兩句比較容易記:「山南水北曰陽,山北水南曰陰。」山水的方向是相反的,試幻想從山的正上方鳥瞰,山脊從水平把山一分為二,而兩條澗則從山脊開始流向上下兩邊的山坡,現在山的下半部分為「山南」,但從「下方」的這條澗的角度,它的上源是北面,正是「水北」,反之亦然。那山陽山陰兩面的山坡有何分別?如果下次走在山脊時留意一下兩面的山坡植被,不難發現一面有大樹小樹,而另一面的樹卻只生長到某一高度,之後到山脊為止都是草被,這正是古人說的山陽山陰,現代氣象學稱為「微氣候」。而山脊兩面的植被也被雨影效應影響著。 中國位處北半球,而香港為於華南沿岸,北緯約22度,面東早上暖和,面南日照最長,面西午後最熱,面北光線最少。可見山陽山陰的概念在中華地區和香港也適用,總有聽說過誰的家西斜吧 ? 記得一位旅行前輩講過,在山脊要緊急下撤,要「踩」一定「踩」東北面,因為那個方向日照時間短,植被會較矮,當然最好睇情況,沒有一本通書睇到老,在北歐請不要用此道尋找方向。 日本的「山陽山陰」 在日本古代,京畿(國都)以外地地方是仿效唐朝制,以「道」劃分。據說在日本第四十代天皇「天武天皇」時代確立了五畿七道。而「山陽道」與「山陰道」則是其中兩道。「山陽道」包含美作、備前、周防、長門等地,即現代的岡山、廣島。「山陰道」則包含丹波、但馬、出雲、石見,即現代的鳥取跟島根。山陽道,山陰道兩個地區合稱「山陰山陽地方」又或者「中国地方」。 五畿七道中還把七道跟據和京畿的遠近分為「近国」「中国」和「遠国」,但「中国地方」並不包括整個山陽山陰道的十六國。據日本方面稱,中國古代以朝代命名,「中国」一詞的出現遠比中華民國早(笑)。既然「中国地方」不包括山陰山陽地方的十六國,為什麼要提起這個名字呢?因為就在山陽和山陰兩道的山央,有一條稱為「中国山地」的脊樑,它包括了「大山」「蒜山」「三瓶山」等山峰,把陰陽兩道一分為二,長約500公里。中国山地以南的廣島和岡山県為「山陽道」,面對瀨戶內海,溫暖平靜,日照較多;以北的鳥取和島根県為「山陰道」則面對日本海,多雨多雪。 陰陽一詞在中國與神秘的事物密不可分,在日本的山陰山陽地方也不例外,山陰道中的「出雲国」便時與日本神話扯上關係。不難發現現在的中国地方旅遊局常以日本神話作為賣點,記得小泉八雲的「怪談」中便有不少故事發生在出雲国,雖然很多人認為「古事記」中的神話故事不少是基於政治考慮而決定發生地點,但出雲国與神話的關係流傳至今,也成為中国歷史文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傳說伊邪那美被生下的火神灼死後,伊邪那岐便把伊邪那美葬在島根県的比婆山,島根県也被稱為神話之國。而中国山地中的國道有稱為陰陽連絡路,會是我想太多了吧。 古人從觀察山脊,到造字,為地方命名,給神話做記錄,不難看出對大自然的敬畏,大自然自古以來就是人類學習和得到啟發的地方。在現今的大城市,生活上不用理解東南西北,只要知道哪一個出口最近公司就可以了,較認真的人會分析哪一卡地鐵車廂最近往大堂的扶手電梯,但我們似乎缺少了一種和地方的連繫,當然,要細心發掘,身邊還是有很多很多人物地方的故事和歷史,只看我們有否匆匆走過就算。

山海依舊風物在

山海依舊風物在

「山海依舊風物在」– 「香港地理」的書名,也就是這本書第一句讀到的句子。對於愛山水的人,這句何其浪漫。 「依舊在」即是有古今對比,個人理解為山水經歷漫長歲月依然屹立不倒,當然人類的「漫長」在大自然的時間觀念裏只是瞬間,但山水在香港經歷社會變遷和經濟發展,風貌依舊真的毫不容易。香港(人類)社會講求發展,大型基建,人工島,人工山,夷平森林,移山填海,現代人司空見慣,先不說那些大橋三跑,水塘水庫,天橋公路,我每天都在用,同一條船上,我沒有比誰高尚,亦不能因為愛山而否定現代化的一切。 香港的戶外風氣近年十分盛行吧,秋冬的週末營地幾乎擠滿人;攝影群組百花齊放;越野跑幾乎每星期也有比賽;週未的東涌西貢人山人海,新手上路的自行組隊,有經驗的旅行前輩繼續尋幽探秘。風氣好壞很難下定論,有山頭因為遊人而堆滿垃圾,也有山友自發清潔山頭;有網上群組疑似開團賺取私利,也有無數的珍貴資料在網上免費分享;有 Hiking girls 也有 Hiking boys 。所以,還是公民質素的問題。是好是壞,不到一班人或是一兩件事判斷,少思八九,常想一二,不是逃避問題不去面對,而是退一步多看正面的事,有時反而有助自己發揮正能量影響身邊的人,到最後能否改變世界就不得而知,但這的確是第一步。 身為一個九十年代出生的港孩,對「舊時」香港的山海當然沒有接觸,小時候跟家人遠足,到長大後自己跑到山上,老實說感覺上這十幾年的山野變化還不及這幾年大。一位前輩常說 「宜家我地仲有得行山,真係要多謝英國佬」,的確,沒有了郊野公園條例,後果不堪設想,這是事實,不是政治偏見。 官僚表態為發展郊野公園試水溫,棕土非法霸佔土地,人工海灘,南大嶼發展計劃,要知道,地圖上綠色的,一吋也不能少,她的重要性,科學上,心靈上,各方面的研究和例子多到不行,只是人們有否視而不見,英國人做的,也許只是把惡夢推遲一兩百年。 我沒有體驗過二十多年以前的香港山水,但不必太灰心,事出必有因,上天要我們經歷的,是當下。「從前這裏更美」「那裏再也不能去了」人是灰心的,我也是,得不到的總是美好。但試想想一百年後香港沒有了一整片郊區,今天我還能走在澗道上已是多少人的夢想,幸運的,也許是我們,阿Q精神呢。 寫這篇的時候,剛好是黃垤華先生的「香港山嶺誌」出版的日子,剛才立即到書店買了兩本,精彩絕倫,真期待我最愛的大嶼山篇。記得去年網上有前輩根據多年來旅行隊書籍整理了一篇「香港古今地名對照」,網絡上也有無數的寶貴經驗分享,謝謝你們,讓我跟香港的山野多了聯繫,也更了解自己的家。今天,政府邀請房協研究探討郊野公園興建公營房屋的可能性,它們向郊野公園的「邊陲用地」伸手了,我們可以如何招架?但願下一代人的香港,山海依舊,風物仍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