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葉紅於二月花

霜葉紅於二月花

近日正準備年尾的出遊,依舊沒什動力計劃行程,因為最自由的往往只有決定出發的一刻。看一看旅程的種種,最後我還是走去想裝備,畢竟裝備不是買來安放家中的嘛。這些年來把裝備買買賣賣,家中的裝備算多還是少,就要看和誰比較了,但望著放裝備的金屬架,還是覺得擁有的超過我所需了。而每次上山前,總因爲太多選擇,和找不到某件裝備而苦惱。 出外遊玩,隨了去想去的地方,最好當然是用上喜歡又合適的裝備,想起幾年前還會去弄個裝備列表,分門別類列明重量,後來沒那種恆心了,一切隨意就好,自己的接受程度自己心中有數。然後某天貪念發作,知道現在的頭燈在各方面都進步不少,真想在亮度和重量方面也有所改善。在公司花了些時間弄了個列表,列出了現在各個主要款式的詳細資料,總算找到了目標,到最後竟然又出奇地理性,想起我的頭燈為我照過多少里路,光亮度也還超出滿意的程度,難道還要為了那幾十克而放棄它?常言道每一克也是重量,積少成多聚沙成塔,輕出一克也是好的。爬過島峰後我也更了解此道理,想到幾年前也常把它掛在嘴邊,彷彿有傳播什麼真理似的。但其實選擇一件裝備,可以考慮的因素也很多,太著眼於重量而忽視其他事,可能會令你錯過了某些樂趣,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。 雖然最近已經很少買新裝備了,只買了個日本小品牌的背包,希望出發前能寫好分享一下。裝備分享是一直想做的事,太過資料性的分享網上太多了,待有心情時可能寫些不負責任的分享,來誤人子弟一下。學而不思則罔,買東西前一定要了解清楚,不要一窩蜂的,說是外國老牌子登陸香港,就失去理智(可能本來就沒有)似的,也不要因為是名牌就收窄自己的視角。 一月遊日,回程時在成田買了本雜誌,其中有個 TJAR 2016 ( Trans Japan Alps Race ) 的報導,那是我初次看到 Blooperbackpacks (BBP) 這個品牌。流線型的外表,矚目的紅色,輕量且耐磨的用料。來自日本的 BBP ,定位放在 TJAR 等長途山賽;Fastpacking ;也有像每這款以旅行為主的…

夏日浪漫

夏日浪漫

  簡單遊記一則。 因為我們輕量化的形象太過深刻?為何近年只要我背上個大背包帶上多些玩具和裝備,總會有朋友覺得違和。其實我也沒有量背包重量很久了,除了到台灣和尼泊爾登山,基本上連個別裝置的重量我也全沒有理會。數年前那種輕掉每一克的執著的確令人回味,那些經驗還是非常受用。 隨著三年前參加了大魚五十的自我激勵,身體也比從前能跑,加上兩年來的素食和間中的跑練,走在山上此從前輕鬆多了,也許就沒有再執著重量,反正輕量化從一開始就不是比賽。 營友相約週末來個 fastpacking 出走,最後決定到我們都熟悉的大嶼山,我們的遊樂場。朋友問何謂 fastpacking ? 在網上可以找到名詞的定義為 “Running while carrying a backpack.” 個人理解她跟 Ultralight Backpacking 的獨特分別,在於她的速度感,流線形的背包;長距離的單日行進;落坡的速度感;每一步的考量和計算,都和相對溫柔但總長度特長的輕量化登山徒步有分別。也許越野跑和緊急求生裝備都常用於輕量化,所以她們才看似一模一樣。 週五晚下班後我們在東涌集合,巴士濟滿下班回家的人,背包不大也要放到大形行李倉,拿回時熱騰騰的。黑夜中,我們經過乘涼的牛群,穿過山麓爬到鳳凰山的一條山脊,個多小時的夜行,來到一個小平地。草長高了,風不算大,四周漆黑一片,遠處閃過點點燈光,背後一個巨大的黑影,在南方看不出她那標誌性的雙峰,卻有數條嶙峋的脊線,如蛟羽化成龍,向著無數的亂石,升天而去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