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地大美

天地大美

這裏是 Saltankay Pass ,餘下的都是下坡路了,想起今天早上從身旁走過的人,都是帶著滿足的眼神輕鬆下山,現在多少有些了解他們,隨了純粹的美景,用不著推測別人經歷了什麼,更無謂比較。午後的陽光很美,拍下了,痛快。 山路在山谷中,大石;湖水;群山加上那午後的陽光,光看著已經夫復何求。時間過著,陽光打到山體上,路變暗了,但我們向著有光的地方走。不知何時身邊多了條河流一起走著,不知不覺就到了 Soraypampa ,由幾個營地組成的小地方,說成村莊又不像,小鎮又更不是。 先買了可樂慶祝,遊蕩了良久才起營,明天計劃到山上的高山湖走走,老闆娘說中午前離開就可以了。在營內聽了很久的歌,天開始黑,還是吃意粉,還是很美味,想起炎熱的山上涼風足以令人幸福,陽光令身處雪山的我無慮,什麼都可以很簡樸,只是自己修為有所不同。 冰凉的清晨,想起在河邊紮營的人,應該有雪山的感覺。把東西先整理好,在前營吃了早餐,喝了熱茶,背起比賽用的越野跑背包出發。跑著地圖走,怎看也對不到圖上的路,想起昨天看到有人下山,於是就跟著地上的路肧走上山。往上爬了一小時,很斜,忽然爬到了條小山脊,望著山脊的後方,蔚藍的鏡面冰冷地躺在莊嚴的雪山前。 也許是我們太接近,湖變得很廣,想起了「清冽」一詞,相機找不到多滿意的角度,沿著湖邊走走,看到個不準什麼又禁止什麼的告示牌,全是我喜歡做的事,回頭喝了口湖水,在大石上坐了一會,回去吧。 背上輕了不少的背包,穿過一旅行團的人群,離開了車路轉到了山腰的引水道,這大概是我走過最美的引水道,走了幾個小時,有時走平路并不比上上落落來得舒服。經過了數條小村莊,鮮紅的泥路,也通過了養馬的農場,不變的是那引水道還在一起走著,一直落了數小時的下坡路,要從這邊登山也不是輕鬆事,難怪登山團都坐車到 Soraypampa . 走著走著,身邊出現了較大的村落,商店,學生,小旅店,原來已經到了 Mollepata. 八天的登山旅程不長不短,但收穫沒有量化的標準,每一陣風也令我回味無窮,學懂享受自己的旅途就好。

空山靈雨

空山靈雨

山谷中的營地,把營帳紮了在露天的位置,較自由又便宜。還有半天才入夜,坐下讀著許地山的 “空山靈雨” … 從深山伸出一條蜿蜒的路,窄而且崎嶇 … 前兩天被過百飛蟲叮咬的雙腿還在痛,昨天走了很多,加上淋了一整天雨,今天就在中午經過的山谷營地落腳了。 昨晚進營後便開始下雨,起初水點打在帳篷上像是流星雨,之後卻變成狂風暴雨,下了一整晚。今天正好可以把帳篷弄乾。營地像是有商業團留宿,幾位當地人在準備睡袋和帳篷,天才開始暗,有位嚮導走到我們身邊,不太友善地說我們不能用這裏的枱櫈。也罷,反正已經坐了半天,我也比較喜歡在前營吃晚餐,回到營內,暖了幾度。 早餐後如常執拾,看到商業團友輕鬆上路,真好。入山前剛在網上看到類似的情形,入山後沒有網絡,靜下來觀看,其實我們都曾經是彼此,不同能力的人應該有不同方式感受大自然。今天我們要一直爬升,上升大約一千米。逆走的關係,大約中午才會遇上其他人。準備充足才上路,坡度沒有預期中斜,走得比預期輕鬆。二千多米的山谷被水氣包圍著,不時看到對岸的瀑布,水氣像是熱茶上的煙,在山谷中流動。 風越吹越大齊並夾雜著雨水,地圖表示前方應該有間小商店,遠遠看到有些大帳篷,似是旅行團午餐的地方。走近小商店問問有沒有賣午餐,風寒效應很厲害,不想在風雨中勉強煮食的我們,坐在店外的長枱吹著風,店主友善地準備了熱茶,但半分鐘的時光足以令整杯茶也冷了。茶後趕緊吃著意粉,因為知道它也會快速變冷。 雨依舊下著,草地下泥地上都走出一道道水流,我在石頭間走動著,盡力避免跑鞋全濕掉。不知不覺的走過到了收費營地,眼見時間尚早,我們都決定再往上走走看,不久便經過一間小商店,走進去避避雨,買了一大包餅乾。消費後乘機問問老闆娘可否在外面的草地露營,但始終溝通不到,幸好有位懂英語的嚮導也在避雨,了解過我們的速度後建議我們在前方的一間山房過夜,說是山屋,不是我們認知的山屋,真的只是一間山上的屋,而且因爲還在興建中,他表示我們可以睡進去。 空空如也的鐵皮屋,空氣乾燥得有點不尋常,把東西掛起來,沖了珈琲,一直讀書到太陽下山。就在陽光消失在山的另一面時,雨終於停了,空氣清澈得純粹,四周的雪山們都清晰可見,山頂的積雪在漆黑的星空下依舊光亮。 走在路上的第五個早晨,昨晚的好天氣依然,朗日和風中整理好裝備,今天要爬上 Salkantay Trail 的最高點,4600米的 Salkantay pass .  背後還有數天的食物和裝備,在高地只能慢慢地走,半步再半步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