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單遊記一則。

因為我們輕量化的形象太過深刻?為何近年只要我背上個大背包帶上多些玩具和裝備,總會有朋友覺得違和。其實我也沒有量背包重量很久了,除了到台灣和尼泊爾登山,基本上連個別裝置的重量我也全沒有理會。數年前那種輕掉每一克的執著的確令人回味,那些經驗還是非常受用。

隨著三年前參加了大魚五十的自我激勵,身體也比從前能跑,加上兩年來的素食和間中的跑練,走在山上此從前輕鬆多了,也許就沒有再執著重量,反正輕量化從一開始就不是比賽。

營友相約週末來個 fastpacking 出走,最後決定到我們都熟悉的大嶼山,我們的遊樂場。朋友問何謂 fastpacking ? 在網上可以找到名詞的定義為 “Running while carrying a backpack.” 個人理解她跟 Ultralight Backpacking 的獨特分別,在於她的速度感,流線形的背包;長距離的單日行進;落坡的速度感;每一步的考量和計算,都和相對溫柔但總長度特長的輕量化登山徒步有分別。也許越野跑和緊急求生裝備都常用於輕量化,所以她們才看似一模一樣。

週五晚下班後我們在東涌集合,巴士濟滿下班回家的人,背包不大也要放到大形行李倉,拿回時熱騰騰的。黑夜中,我們經過乘涼的牛群,穿過山麓爬到鳳凰山的一條山脊,個多小時的夜行,來到一個小平地。草長高了,風不算大,四周漆黑一片,遠處閃過點點燈光,背後一個巨大的黑影,在南方看不出她那標誌性的雙峰,卻有數條嶙峋的脊線,如蛟羽化成龍,向著無數的亂石,升天而去。

IMG_3062

IMG_2719

IMG_2722

IMG_2723

夏天早晨的飛蟲嗚叫,紅紅的天空和快門聲,我們又同渡一個清早。小小的銀色天幕為我們阻隔陽光,夏日必備。簡單早餐和珈琲後繼續爬山,走在山脊上,感受山不在高。走過一線生機,爬上閻皇壁,為小鳥回頭石拍照,穿過陸上破邊,上望擎天峽,鑽進天窗石,對面是積木崖,南巖一遊,樂而忘返。沿鳳凰徑下山,我們決定到南天門澗降溫,再經引水道到塘福午餐。輕裝帶上衣食住,野孩子三五成群,在熟悉的後花園,行程隨時都在變。

好好享受香港的夏日,無常之風不擇時。

 20170722

IMG_2724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