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簡單遊記一則

去年年尾的事了,後記寫在遊記簿,現在才打出來。十月初去了趟台東,暴雨連連,活動只有食和訓,就當是寫意地養傷。月尾約了夜入西貢露營,他們沒有登過蛇,所以決定走一次蛇鹿魚。中環下班,一起到旺角晚餐再乘小巴到西貢,晚了只能乘的士到北潭坳,司機很有趣,一如既往很奇怪有人晚上遠足,他問我們是否去爬羅文那座山,我百思不得其解,原來他意指獅子山,有趣。

十點多才起步,懶洋洋地走著,如常地在赤徑把水袋裝滿,八月的暴雨和山泥傾瀉後,西貢的山路也在修復中,頭燈照著腳下的浮沙碎石,碎步碎步地爬上這片體鱗傷的山體,凌晨一點多我們才爬到山頂,懶洋洋地。喝了些啤酒,霧氣下也沒什麼夜景,吹吹水便爬進帳篷。

清晨六時許,鬧鐘加上看日出的人們,我探頭出營外看看,似乎幸運地遇上美麗的日出。緊急用的超輕量帳篷太細小,單是坐走來整理裝備,單層面料上的倒汗水已全弄到我身上,但得到的好處是無可抗拒的重量,走起來的輕鬆自在,自己取個平衡點吧,裝備是很個人的。日出加上雲霧,帶點冷但感動。只睡了三小時,朋友說回營繼續睡,日出後太熱我睡不了,坐到一旁看風景,沖了珈琲和脫水飯,簡單但滿足,因為有美景作伴。

太陽升得更高,手機勉強拍下了美麗的日暈,收拾好裝備,原路折返赤徑,十月還是很熱,跳進北坑令人感到幸福,有山有水,夫復何求。沿鹿湖到秋楓澗,十月正午的山徑不算特別熱,但到馬路前還是入澗再浸浸,沒有陽光下顯得有點陰涼,太陽也差不多下山了吧。日落前回到市區,只睡了三小時人卻很精神,但這種亢奮回到市區就失效了。

20170908 字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