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單遊記一則。

八時半,又到了關門的時候。是個熱鬧的晚上,因為那個巨型月亮吧,人流比當年守護喜帖街的多上數倍。人流直線上升,客人智力卻直線下降。關燈,放低鎖匙,任務完成,這份工作收穫豐富,不枉過。

晚上九時,巴士頭幾站已擠滿人,站著吹水吹到馬鞍山。隨便找間茶記晚餐,魚香茄子可以走肉。得來不易的的士,駛到黑暗的山腰沒有半句抱怨,謝謝你。吹著季候風,營地是向東的看日出勝地,狂風沒半點留情,避風如避箭,這晚我讓我的帳篷正面應對,她沒有讓我失望過。我們躲在帳篷後吃著水果和小食,小鬼燈照亮沙漠中的綠洲。

打開營門拍了日出就繼續睡,天陰陰可以多睡一會。起來沖了珈琲,吃了脫水飯,加了沙甸魚罐頭,跟在尼泊爾吃的一樣。吹著風,我不喜歡裸辭這個帶點自嗚得意的詞彙。吹著風,終於感覺到昨晚沒有的自由自在。其實,自嗚得意的是說著裸辭的人,而不是裸辭。

整理好背包,拿出行山杖,腳傷還可以。由山路到村里,走過狹窄的小路到西貢,到運動場洗澡,吃了腸粉和炒麵,不用空肚喝珈琲。市場街有點大澳的感覺,也可以說是大澳像是市場街。米珈琲準時開門營業,認真地讀了珈琲店的注意事項,規則時常更新,這是十月份的。

珈琲專科名不虛傳,以我膚淺的珈琲認知,這是我喝過最高深的一杯。淺嘗一口,味道從舌尖蔓延進喉嚨,深炒卻沒有一絲苦澀,原來甘就是這樣一回事,香氣沒有隨溫度下降而消失,餘韻也沒有在結帳時完結。珈琲店的環境令我全神貫注地喝這杯珈琲,有人覺得珈琲店不只是喝珈琲,但他就是專注在珈琲上,所有規矩都只在幫助他表達他的珈琲而已。回家路上還在回味,覺得充滿活力,人很樂觀,明天不用上班呢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