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上沒有溫度計,感覺告訴你現在大概是零下十度,高山來說并不太寒冷,但四周一片漆黑,直到天空被染成藍色之前,你知道這是山的一天中最冷的數小時。

在高地只能慢慢走,碎步碎步的。你告訴自己一百公里也是由無數碎步組成,但小隊的速度還是慢了點,想了好久你也沒有停下來加穿後備的衣物,是怕暖了會想睡還是其實太懶了。

攻頂前只有數小時休息,山屋尚算寬躺,厚厚的石牆使空間感很密封,耳鳴不斷,木門外還傳來十多人的喧鬧聲。真是高山上最差的組合,你有點想念自己的帳篷,但還是要面對現實,努力地睡了半小時。

黑暗中碎步碎步走,你的狀態不錯,頭痛消失了,走著的每步也沒有壓力,就像個沒有重量的人。你覺得再走多遠也行,是四天以來的第一次,走在高山的感覺終於尋回了。現在只等天空由黑變藍,大山千百萬年來的日常,再普通不過的小事,變成你最熱切的渴望,在那之前跟著月亮走吧,她就在眾多光點的最上方,你記得今天是中秋節。

直到天空被染成藍色,你知道最冷的時間快過去了,草草地拍了照片。就在脫掉手套的數十秒間,身邊的一切被染成鮮紅,背後是刺眼的陽光,眼前的一切卻如此充滿著生命力,眼泛淚光的你也置身其中。

你自知眼淺,易被感動,電影總是自己去看,登山時的眼淚卻總在登頂前流。那問題似乎有了較清晰的解答。為什麼要登山?因為山上有著盡力而為的機會,你為山上的一切而哭,這似乎是選擇登山的理由。日出後看見身邊的一切,看見每個人也在全力以赴,人生能找到一件令你全力以赴的事,彷彿找到了生而為人的理由。理性和經驗告訴你,在高山上繼續哭不是太好,而你感覺登頂與否已經不再重要,還要去計較自己的方式在他人眼中是否算是登頂嗎?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