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國拾遺記 之

從鐵絲網外回望 Lukla 機場,L形的跑道上寫著「24」,盡頭是懸崖,對面是山巒,跑道向下斜,起飛時有助加速,降落時則用以減速,是一條由山通往天空的道路。零八年起改用現名「Tenzing – Hillary Airport 」以紀念那對首登珠峰的登山者組合。

二十分鐘前,飛機在極好的天氣下降落,微微向上斜的跑道很短,駕駛倉沒有門,我和機師看著同一道風景。眼見快要撞上迎面的石牆,飛機突然間向右一轉,駛進那 L 字形的跑道尾,停在一塊正方形的小小停機坪,機倉內響起了鼓掌和歡呼聲。

在機場初次跟雪巴嚮導 Nima 碰面,黑實的膚色,認真的表情,卻有著趣怪的露齒笑容。他帶我們走過被人牆圍繞的鐵絲網,到機場附近的一家餐廳。Nima 介紹了 Nuru Temba ,是同行的兩位雪巴助手。我發現雪巴人名字經常重覆,原來大多數家族和村莊的雪巴人,都以出生於一星期中的哪一天來命名,例如星期天出生的都叫 Nima ,除了少數人會改名,大部分人都跟據此習俗命名,加上他們喜歡用 Sherpa 作為姓氏,換句話說他們只有七個名字。他們說在加都的電話簿沒有意義。

在餐廳交了團費,Nima 面上帶點靦腆,也許是覺得一碰面就收錢有失禮儀?還是怕影響雪巴人形象?之後他又說了些領隊的話,希望我們一行十人以團隊為重,安全第一。整理好背包,從這裏開始就有挑夫同行,我們十人有五名挑夫代為背負重物。走過紀念九三年首位登頂珠峰的雪巴女姓,Pasang Lhamu Sherpa 的雕像,在路上看到挑夫不斷來往村落之間,背著比他們更巨大的貨物,Nima 說他們可以背一百公斤,我用我們之間有限的英語再三確認,one zero zero KG

走在石頭堆疊的路上,兩旁有很多刻著六字真言的石頭,在隆起處塗上白色的油漆。身邊也不時出現經輪,我不知道那是藏傳佛教又或是西藏密宗,但入屋叫人,入廟拜神,順時針轉著也就是唸了輪上的經文。我用右手轉右手面的,左面的回程再轉吧,如果我們不走回頭路就算了,反正人生少有圓滿。

Untitled-25

在路旁的餐廳吃午飯,發現他們都在廁所旁種田,地方有限,因果循環。食飽再上路,今天只要走數小時而且多是下坡路,加上大家輕裝上陣,總算走得輕鬆。隊友不時駐足拍照 Nima 也沒有不滿,就跟我們平常登山差不多。

一路上遇上不少隊伍,有自顧自的西方登山客,也有像我們由嚮導帶領的小隊伍。在完成十七天的登山之旅後,我也發現聘請嚮導比我想像中自由自在。有他們幫助處理食宿大小事,從交談間了解到他們的文化,在導航跟時間控制上不用費心,更不用說隊員們高反時的幫助。原來我怕刻板的制度會影響活動和感受,但其實行程和目的地每天也在改,他跟據我們的狀態加以配合。入鄉隨俗,先不討論宗教信仰,我們作為外國人到他們的後園登山,就算有人覺得作為遊客沒有什麼義務,但如果我有幸再訪當地,也一定會聘請嚮導,算是對他們旅遊業的一點支持。誤打誤撞的冒險還是留在別國吧。

列成隊伍的除了人,還有運送物資的驢仔和氂牛,後者體型較強壯,往後的高地主要是牠們在工作,一直到大本營也看到牠們的身影。氂牛邊走邊吃草,當然也一邊大小便,地上滿是濕泥和糞便,不用分那麼細。後來看見像是野生的,心想也許是老了放回山上,但之後又在餐牌看見牠們,也許一切只是溫室港孩的美好想像。

img006

告別日光之前,我們到達第一晚的目的地 Phakding。住宿和餐廳是兩楝面對面的建築,三層高的是房屋,獨立的餐廳有貼滿貼紙的玻璃窗,牆身是那種介乎藍和綠的顏色。甫一放低背包,屋簷就傳來滴答聲,晚我們半小時的隊伍也要走在雨中。今天大家都走得輕鬆,自信十足。晚餐前後我們也精力充沛,學了雪巴文的一至十,也播著他們的音樂跳舞,老闆娘也跳得高興。興奮過後還是早點休息,窗外下著雨,山村氣息加上雨水淅瀝,得一覺好眠。

山上的清晨寒冷卻醒神,走出房間到餐廳吃早餐,昨晚的雨水在石上結成薄薄的冰,少穿登山靴的我用力一踏,什有成功感。早餐較為西式,有別於午晚餐的尼印風味。吃飽小休半小時再起行,每日如是,把熱飲倒進保溫瓶加點蜂蜜,今天的目的地是高地城鎮 Namche

img009

早晨寒風刺骨,中午烈日當空,午後霧中帶雨。二三千米的高地似乎有規律地過著每天的春夏秋冬。經過不少吊橋,橋下是高山流下來的雪水,不知道它們從什麼地方來,又往什麼地方去。鋼索上掛滿新舊的風馬旗。藍為天;白為雲;紅為火;綠為水;黃則是我們腳下的土地。經文隨著呼呼風聲被吟誦,言猶在耳。

img037

今天會進入國家公園,Nima 會打點一切,我們只管登山就好。步進國家公園前後沒有太大分別,只是村落開始減少,感覺終於入山了。在休息時遇到了另一隊香港人,一行四人,也會登島峰,比我們早一天攻頂。吹了陣水,她說朋友也訂了我背上的同款背包。之後在步道上不時碰頭,寒暄幾句。

走過那些電影中的吊橋,盡是上坡路,走在較為自然的山路上,兩旁盡是杉樹,冷杉和鐵杉吧。像我們的行程,由二千多走到六千多,可以經歷五到六種氣候和自然景象。一路上坡,大家也有點疲態,朋友在休息時買了可樂鼓勵自己。之字形的山路間有著很多小路捷徑,都是挑天走出來的,為的是爭取時間多走一轉吧。忽然間,在轉了一個向右的大彎後,一座山城出現在眼前,房屋像梯田般排列,藍色和紅色的屋頂,整齊地列在雪山之間的一個大山谷內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