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國拾遺記 之 壹

16/03/2016 晴

澳洲回來即大病一場,出發前一天,要去誠品找晞借雪褲,早到了就先飲杯琲,吹吹水談著雪山,之後便和隊友到重慶大廈換美金,聽說那裏兌換率比較高,但感覺上重慶大廈就是有種危險的感覺,所以一大班人唔打得都睇得,記得我發夢到過重慶大廈,環境當然跟現實不一樣。

回家繼續整理裝備,晚上睡了三個小時,媽煮了早餐,她還未習慣我食素,總在即食面底下藏了條香腸,怕我沒有氣力。機場巴士擠滿人,很快到了 T2 ,有點熱,等齊五人齊齊入閘。AM 沒有遲到,果然是只有㙮飛機才能準時出現。有一陣子沒有結伴出遊了,有種放大假的感覺,又似回到中學放暑假。

往尼國的班機上男女比例可以用極端來形容,幾乎全是男性,尼國的男女比例為 99.4 : 100 ,似乎沒有直接關係。朋友等二次到訪尼國,出發前提醒我們要準備口罩,此舉的必要性在步出機倉就頓時明白,幸得朋友提醒,肺部總算保得住。落機時黃昏已過,一輪等候之後便得從人堆中領回行李,的士帶我們到名字差不多的旅館了,背起背包走到旅館已經深夜。因為我們計劃拿美金到加都才兌換尼幣,所以身上只有美金,此時旅館職員竟然主動借錢給我們宵夜,感動。在加都深夜找到間三文治店,朋友說店員像劉華,嗯,之後每晚幾乎都會到這裏買宵夜。

無間斷的電影台;緊張關頭會停電;塵土飛揚的街道;厚厚一疊的現金;無上限的添食;滿天的神彿,這是我對加徳滿都的印像。隔天深夜,第二小隊也從香港到達,竟然會和素未謀面的新朋友走 EBC ,既不安又期待。再一次整理好行李後便極速入睡,但因為電話沒有調到尼泊爾時間,所以半夜三時就醒來了,輾轉反側到六時齊齊把背包扔上車頂,汽車在清晨的空氣中揚起沙塵,跟平日熱鬧的街道相反,清晨的加都街上帶點冷清,店舖都把貨物收回店裏,不加點想像力實在不知道是同一條街道。

內陸機大堂佔地不大,擠擁非常,我們排著隊進入大堂,加都街上超過一半人是外地遊客,這裏則九成是登山客,看著其他人的背包和裝備什是有趣。航空公司的櫃臺非常簡潔,職員兩三個,都忙著應付世界各地的登山客,我們全隊的行李一共超重一倍,一共加收 USD 33 ,果然坐埋同一條船。

原定七時半的航班因為 Lukla 天氣不穩定而一直延遲,早有心理準備,安全第一十時左右,航班終於出現在大堂的電子顯示屏,我們和幾個外國遊客坐著小巴士前往我們的 Goma Air – 那架和小形巴士相同載客量的螺旋槳飛機 。記得飛往屋久島的也屬同款吧。飛機駛過一堆軍機來到跑道,螺旋槳加速轉動,它徐徐上升,帶著我們飛往那個聽說是全球最危險的機場。小型螺旋槳飛機起飛時沒有那種噪音和重量感,有種輕鬆自在的自由感覺,鳥瞰加都的城市建設,山丘上的茶畦和民居,之字形的山路,突然間雪山就出現在我們的左手面 。機倉內快門聲不斷,我還是第一次在這種角度看雪山,總覺得跟坐這山望那山的感覺不同,這不是人類本來的視角,有趣。大約飛了二十分鐘,飛機在山上航行,心想快要降落那傳說中的機場吧,看著飛機飛進山谷,眾人緊張地錄影,筆直的跑道上,飛機緩緩停下,我們都知道降落非常成功,心想這跑道也沒有想像中危險。我從來沒有看過 Lukla 的照片,所以并不知道這裏不是 Lukla 。

img026

筆直的跑道建在開墾的山腰,往上走是村莊,往下是懸崖,這裏是 Phaplu Airport 。離 Lukla 五分鐘航程,高 2413 米,鐵絲網圍著山谷中的小機場,村中小孩在另一邊看熱鬧。機師說 Lukla 天氣不穩定,我們要在此等候,但竟然可以讓我們到機倉外走走,經過一輪和螺旋槳的自拍和合照後,我們又回到機倉等待。但看來 Lukla 的雲霧還沒有散去的意思,畢竟已是中午,這種山谷天氣也許還和繼續,身在 Lukla 的領隊和機師溝通後建議我們在這裏過一晚,隔早第一班航班降落 Lukla 後便過來接我們。

穿過跑道走上樓梯,走進這裏的客運大樓,是一間平實的大屋,淡黃色的外牆和粉藍色的屋頂,座落在跑道與村落之間。走出鐵絲網往村裏走,心想要不是天氣不穩定也許一輩子也不會到此一遊。經過一些雜貨站和餐廳民居,來到我們要入住的旅店,初次入住尼國山中逆旅,比想像中整潔,什至豪華,也許這裏也曾是旅客駱驛不絕的地方,又或是專門做被迫停靠的旅客生意的地方?往後上網找才發現 Phaplu 也是一個徒步起點,花四天可以走到 Phakding (我們徒步第一晚的目的地) ,往南可以一直開車到印度。

img032

餐廳在旅店樓下,一站式服務,尼國食物都即叫即做,等半小時以上是基本,之後我們大多數時間都會點同一款食物以加快進度。好幾家航空公司的班機也停留於此,餐廳一時間熱鬧起來。餐廳有道薯非常出色,名字忘了,像是一塊厚厚的炸薯泥加上煎蛋,好味得難以形容,感謝天氣讓我們遇上。

img029

隔天大清早我們便集合等消息,但航班還是沒有起飛,所以我們當然要先吃個薯繼續等。十點多,領隊的助手朋友走進餐廳一句“ Let’s go !” 我們興奮地再次背起行李走到機場,這次我們在屋外候機,看著它降落,再穿過跑道登機,機師說今天天氣不錯,我們就再一次緊張地繼續那未完成的五分鐘航程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