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

大家怕死嗎?我怕死,怕得要死。記憶中第一次怕死是在小時候,坐巴士到香港仔,巴士離開香港仔隧道,來到黃竹坑運動場,突然間一陣強烈的恐懼湧上來,我害怕在我死後,隧道依舊是隧道,運動場也是運動場,就像一切都沒有變化,太陽照常升起,那種無力感,直到現在每次經過那條天橋都歷歷在目。

相信因果,但卻發現因果不一定報在今生,因果不像我們受限於今生。多麼的不公平啊,難道一生行善積德卻要換來痛苦的離去嗎?當然為積德而行善,本來就是一種貪念。那時候我只希望死去時不要太痛苦,心裏害怕的還是想到我離開後的無力感。哲學人說如果你害怕痛苦的死去,那你只是怕痛,而不是怕死。原來,在那個應該擔心忘了錄卡通片的年紀,我就開始怕死。

img639 copy

中學時得知器官捐贈這回事,原來人死後,屍體除了對動物來說是食物,對人類也有如此貢獻,連過皮膚和視網膜,可以幫助上百人。我沒有思考過死亡的意義,但當時器官捐贈對我來說,就是死亡的其中一個意義,又或者是一種安慰,一個途徑,就像宗教。

佛家說殺生也包括起殺念。小時候怕死,隨了主要是怕自己死,也怕家人朋友死。童言無忌,隨了出於愛意的不捨,我最怕吃不到母親煮的粟米肉粒飯,我整個童年也無法想像有一天會吃不到那粟米肉粒飯。想不到因為食素,我已經三年沒有吃粟米肉粒飯,原來她煮素食同樣出色。

貪生怕死,我們貪生,所以怕死。貪生是貪念嗎?動物和植物其中一個主要分別,是我們的生存意味著另一個生命的犧牲,我們不能進行光合作用,沒有真菌為我們提供土風壤中的養分。植物也有生命,所以素食也是殺生,所以貪生絕對是種貪念,生存本來就是一種貪念。萬物趨向崩壤,物競天擇,生存和進化本身就是一種反抗。除了健康,素食是為我帶來了安慰。如果說素食一定比肉食好,那就對植物不公平了,只因為人類要反抗死亡,哪有理由要植物為動物犧牲?

由怕死到貪生,生與死的定義各有解釋。但共通的是我們都終將逝去。生者必滅,會者必離。有說明知沒有天長地久,為何買要起在一起?那我們明知必須一死,為何還活著呢?自殺是一條根本的哲學問題,卡繆說世界不荒謬,荒謬是人把想法套在世界上。他認為面對荒謬,我們應該反抗,不妥協。他否定了自殺,因為自殺是對荒謬世界妥協。我沒有思考過自殺,但常想著死後會去哪裏。

天主教和基督教徒由受洗開始,天家大門就為他們打開了。佛教徒為死者諗經超渡,往生極樂。道家的三魂七魄,三魂各有所歸,七魄經四十九日散去。淨土宗認為所以靈魂都會往生極樂,陽間沒有所謂幽靈鬼怪。那麼我會去哪,真是時辰到才有答案。不同地方,有不同宗教,也有不同的神。從前我徘徊於 “Yes or No” 的思考中,以為答案只有一個。人有人界,鬼有鬼道,既然我們可以有不同國家,不同制度,不同思想和文化,為何要將那個世界單一化?將我們的想法套在世界上,是荒謬。有說大部分宗教,其實本質都相同,只是用不同形式和形態,配合不同的人去相信。

古人認為世界是平的(現在還有),現代人感覺天堂在天上,地獄在地底,跟我們不同,古人多認為彼岸在遠方。在海洋的盡頭;在山巒的另一邊;在河水的盡處。所以我們相信什麼,真的會影響我們死後去哪裏,但在那之前,這些想法更影響我們的一生。人類有種集體的恐懼,我們認為戶外比室內危險,野生動物會獵殺我們,懸崖是危險的。科學家說這是人類進化以來的記憶,一種求生的集體意識。但人類沒有集體記憶,我們要用文字圖畫音樂氣味留住回憶,證明我們存在過,這表面的證據就是我怕死的源頭,存在感。

img619

Ove 的喪禮上,小小的禮堂擠滿了人。雖然劇情明顯,我也有心理準備,但還是淚流滿面。他有沒有宗教信仰?他相信什麼?他自然死亡之前多次自殺,他死後會去哪裡?最後,不是地堂或地獄,也不是極樂世界,他只是去了 Sonja 那裏。我怕死後所有事物如常的無力感,怕沒有我存在的痕跡,但原來人沒有辦法不留痕跡。我還是怕死,但因為怕死,我更貪生,貪心地想過好每一天,這會是我今後的死亡新定義。

20170809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