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5 preset

書展剛完,好幾年沒去了,不喜歡太多人的地方,更討厭上千人迫在天橋上排隊。適逢這年半的工作悠閒,讀書空間多,速度也大增,也就有閒情留意一下書展有什麼書好買。一輪研究後發現也有六本新書有興趣,本著省下百幾二百的心情,先在官網看了地圖,定好出版社和書店的順序,並決定在理論上比較少人的頭一日夜晚入場,最後幸運地極速完成任務,而且會場並不多人,買得還算舒服。

今個星期我發現,不止一次在討論區和群組有人批評去書展的人是蝗蟲,觀點不外乎是指去書展的人貪小便宜,這種觀點太過膚淺,沒有意見,存而不論,反正很多到最後刪帖了事。但今天有媒體報導書展後的浪費情況,很多朋友也有轉載,本來覺得這種報導就像揭露餐廳浪費食物一樣,多少可以引起公眾關注和討論,有望提高環保意識之餘,如果有可能給官方一點壓力,以加強對參展商處理剩餘物資手法的規管,真是想起也覺得地球有救,來生不用做樹,自己書展自己救。正想轉發之際,發現有朋友轉發的觀點出乎我意料,簡直有種被當成罪魁禍首的感覺。

他是指名道姓給香港年青人的,指公共圖書館有很多好書,不要去書展浪費時間。我無意自認年青了,但作為一個會去圖書館也有去書展的人,心裏就是覺得他把那些浪費怪到我身上,想了一個下午,還是要不吐不快。因為就他短短兩句「寄語」中,我覺得那些因果和邏輯絕對說不通。

首先,如果他覺得會造成浪費是因為有人去書展,這點我是不認同的,你可能覺得他沒有錯,因為沒有人去書展就不會有參展商,自然不會有浪費出現。但如果這種道理說得通,那如果沒有宇宙大爆炸,又或者上帝沒有用六個階段創造世界,那就不會有書展,不會造成浪費了。我們能說這是你所信仰的造物主的錯嗎?又,如果用同樣的邏輯看待他那圖書館理論,每位年青人都去公共圖書館借書而不用到書展浪費時間,先假設圖書館會有足夠數量的相同書籍給每位到書展的人,那麼圖書館本身就是一個書展了,如果年青人輪流借閱呢?有夠環保了,但這麼少的發行量是沒有出版社可以生存的,最後會變成沒有出版社出書的情況,也許我們可以回到像日本浮世草子以前的時代,一切出版以手抄為主。

我是一個會去中央圖書館的人,但我不會借書,因為我讀書一定會做記號,所以我一定會買書,而我去圖書館是因為中央頂樓的非外借大型書籍,那些攝影集我看得津津有味。而書展,如果說展後的浪費是共業,我不反對,但最錯在誰?我認為最直接就錯在參展商,那些因為運送成本比來貨成本高,繼而決定棄置會場的參展商。繼而呢?錯在資本市場?消費主義?市民?年青人?我自己。我就認為印刷我喜歡以外的書籍都是浪費,可惜我不是全世界,總不能限制別人讀什麼書。拒絕一切購物袋和贈品是我想到最折衷的個人做法。

香港人總是喜歡跳過一些重點來作出批評,要不用些偷換概念反駁和保護自己,最後往往令官僚又或是商人、發展商得益。看不清敵人,自相殘殺,出賣,搵自己人笨柒,這些民族性並不值得自豪。寫到最後,看一看那位朋友更新臉書道:「多一點關懷,小一點猜忌。」(應該用「少」一點猜忌,但我原文轉載無辦法。)

You made my day .

20170727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