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單遊記一則。

強烈冬季季候風持續為廣東沿岸帶來寒冷的天氣。從旺角回家,下著毛毛雨,口中吐出白煙來,這種氣溫,日子應該在山上過吧。早幾天才說好露營露太多了,是時候多跑些步,但還是在群組說了句「上山吧」。

家人都費解為何這麼冷還上山,但就是夠冷才要上山,試試裝備之餘,其實寒冷時人才睡得好。家中晚飯後在山腳集合,朋友叫了 Uber,司機大佬很友善,他說三十年沒上大帽山了,女兒在芝加哥讀設計。穿過一層又一層霧,他說難得來到山上,感受一下寒冷才驅車回城市。千米不到的山脈,被雲帶籠罩是她的日常,濕冷加上季候風,6.6°C 的營地記緊要準備充足。煮了個麵,溫了的清酒很甜,小食還沒吃完酒就喝光了。冷了就睡,大家爬回帳篷後就刮起狂風暴雨,一直持續到清晨,很神奇,一布之隔的空間竟有如此安全感,一夜好眠。

在營內收拾好,雨剛停,順道把帳篷也收了,狂風暴雨吹走了沖珈琲的念頭,去飲早茶吧。趕著開會的人跑著落山,我則享受著那不用趕的隨意。茶喝了幾壺,回來兩星期大家也問我「有咩搞」,要搞的事大家也多的是吧,真好。看,不喜歡美國生活的 Uber 司機;十時要開會的人;快畢業的大學生;放假的售貨員;有咩搞的廢青,大家都需要山,還是大家都需要一個放鬆的地方,可以是山,可以是詩,可以是茶,找到就好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