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谷中的營地,把營帳紮了在露天的位置,較自由又便宜。還有半天才入夜,坐下讀著許地山的空山靈雨” … 從深山伸出一條蜿蜒的路,窄而且崎嶇前兩天被過百飛蟲叮咬的雙腿還在痛,昨天走了很多,加上淋了一整天雨,今天就在中午經過的山谷營地落腳了。

昨晚進營後便開始下雨,起初水點打在帳篷上像是流星雨,之後卻變成狂風暴雨,下了一整晚。今天正好可以把帳篷弄乾。營地像是有商業團留宿,幾位當地人在準備睡袋和帳篷,天才開始暗,有位嚮導走到我們身邊,不太友善地說我們不能用這裏的枱櫈。也罷,反正已經坐了半天,我也比較喜歡在前營吃晚餐,回到營內,暖了幾度。

早餐後如常執拾,看到商業團友輕鬆上路,真好。入山前剛在網上看到類似的情形,入山後沒有網絡,靜下來觀看,其實我們都曾經是彼此,不同能力的人應該有不同方式感受大自然。今天我們要一直爬升,上升大約一千米。逆走的關係,大約中午才會遇上其他人。準備充足才上路,坡度沒有預期中斜,走得比預期輕鬆。二千多米的山谷被水氣包圍著,不時看到對岸的瀑布,水氣像是熱茶上的煙,在山谷中流動。

風越吹越大齊並夾雜著雨水,地圖表示前方應該有間小商店,遠遠看到有些大帳篷,似是旅行團午餐的地方。走近小商店問問有沒有賣午餐,風寒效應很厲害,不想在風雨中勉強煮食的我們,坐在店外的長枱吹著風,店主友善地準備了熱茶,但半分鐘的時光足以令整杯茶也冷了。茶後趕緊吃著意粉,因為知道它也會快速變冷。

雨依舊下著,草地下泥地上都走出一道道水流,我在石頭間走動著,盡力避免跑鞋全濕掉。不知不覺的走過到了收費營地,眼見時間尚早,我們都決定再往上走走看,不久便經過一間小商店,走進去避避雨,買了一大包餅乾。消費後乘機問問老闆娘可否在外面的草地露營,但始終溝通不到,幸好有位懂英語的嚮導也在避雨,了解過我們的速度後建議我們在前方的一間山房過夜,說是山屋,不是我們認知的山屋,真的只是一間山上的屋,而且因爲還在興建中,他表示我們可以睡進去。

空空如也的鐵皮屋,空氣乾燥得有點不尋常,把東西掛起來,沖了珈琲,一直讀書到太陽下山。就在陽光消失在山的另一面時,雨終於停了,空氣清澈得純粹,四周的雪山們都清晰可見,山頂的積雪在漆黑的星空下依舊光亮。

走在路上的第五個早晨,昨晚的好天氣依然,朗日和風中整理好裝備,今天要爬上 Salkantay Trail 的最高點,4600米的 Salkantay pass .  背後還有數天的食物和裝備,在高地只能慢慢地走,半步再半步不時停下回望順走的風景,昨天適時停下來過夜,今天才能走在藍天白雲下,我們看著的一定是最美的風景吧。

找不到地圖上走往高山湖的山路,也罷。在兩旁的雪山下走著,不知不覺走了四個小時,直到眼前出現一塊滿報貼紙的大鐵牌,喧嘩聲和人群。陽光得暖,風很自在,前後都是無盡的風景。意外地看到一條走向西面的山路,問問正在回頭的人,說了一大堆我只聽懂 “lake” “awesome” .

La Laguna Humantay

Salkantay pass

路明明只走了一半,卻有種完整的感受,像比賽和人生,都是完成無數的小部分。坐在大石上吹著風,看到不少登山客爬上爬落,大背包的小背包的;順走的逆走的;輕鬆的辛苦的,別人走了什麼路只有自己才懂。聽著歌,我感謝過去的所有選擇,決定和得失,它們令我此時此刻出現在當下。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